5G 商用攻坚 2019:谁在投资,收益何来?

《5G 商用攻坚 2019:谁在投资,收益何来?》

2019 年首个交易日,A 股高开低走。通信板块逆势走高,4G、5G 概念领涨,当日涨幅均超 2.5%。

近日,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 ” 加快 5G 商用步伐 ” 后,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对 2019 年 5G 发展也提出了新目标,称要加快 5G 研发和产业化进程。

5G 改变社会的美好愿景和上万亿的经济产出让人充满期待。而随着 5G 脚步越来越近,产业链上下游的运营商、芯片和终端厂商也正做好冲刺准备。

5G 建设元年

2019 年被认为是中国 5G 元年。根据规划,我国 5G 于 2019 年进行预商用,2020 年正式商用。

中信建投在一份研报中预计,2019 年中国将新建开通 5G 基站 10 万站左右,预计全球在 30 万 ~40 万站左右。

经历了 4G 后周期的低谷 , 通信产业寄希望于 5G 走出业绩低谷,并带动产业升级。

上月,工信部正式批复了三大运营商的 5G 试验频率,这是我国 5G 发展重要的里程碑。频率是移动通信发展的基础,试验频率的明确为后续 5G 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,也加速了 5G 商用的进程。

4G 改变生活,5G 改变社会。与 4G 网络相比,5G 的发展实现了从移动互联网扩展到物联网的阶段。

3GPP 对 5G 三大应用场景的定义为 eMBB、mMTC 和 URRLLC。其中,eMBB 对应的是 3D/ 超高清视频等增强型移动宽带,也是大家所熟悉的移动物联网场景;mMTC 和 URRLLC 都属于移动互联网场景,其中 mMTC 对应的是大规模机器类通信,而 URLLC 对应的是如无人驾驶、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延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。

根据安永此前报告,由于受设施设备和应用供应的局限,国内市场的需求将分阶段增加,5G 服务将采取长期范围内逐步推进的路线,采用速度将比 4G 缓慢,但会随着规模经济的形成而起飞。安永预计,2019~2025 年间,中国 5G 资本支出将达到 1.5 万亿人民币。

政府的大力支持与行业资本投资使中国形成了自足的 5G 产业环境,将建立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,涵盖设备制造商、芯片供应商、电信运营商和应用与平台提供商,降低产业链的投资风险。

为了在 2020 年之前实现 5G 商用,国内电信设备制造商正大力投资于 5G 研发和专利开发相关项目。三大中国电信运营商都已宣布从 2019 年开始投资 5G 网络部署,并建立 5G 创新中心,在各大城市实施外部实地测试。

2018 年 12 月 17 日,中国电信宣布,完成了业界首个 SA(独立组网)方案的 4G 与 5G 网络互操作验证。此次测试验证了 5GSA(独立组网)方案的可行性,将进一步推动 5G 设备的成熟和 4G 设备的完善。

作为终端芯片领域的主要玩家,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高通在 5G 标准制定、测试和终端芯片方面都是主要的参与者和贡献者。超过 20 家 OEM 厂商将采用高通骁龙 X505G 调制解调器芯片组为 2019 年商用的 5G 智能手机做研发。

继高通之后,英特尔也推出了首款 XMM81605G 调制解调器产品。

终端手机厂商则纷纷争抢 5G 首发,” 就算企业不挣钱,我们也要在 5G 等方面进行巨大投入,不投到时候肯定会掉队!作为中国手机市场第一梯队的成员,要在竞争中取得优势,研发投入是必需的。”vivo 执行副总裁胡柏山在接受第一财经等记者采访时曾这样表态。

面临挑战

5G 的未来很美好,但挑战也前所未有。

虽然 5G 将改变社会已成为行业共识,但在探索具体应用和商业模式时仍有诸多困难,包括网络实施、投资效益、行业融通和范式变革四大主要挑战。

在 2018 年底举行的中国移动 5G 创新合作峰会上,中国移动集团技术部总经理王晓云称,4G 从标准提出到完成经历了 4 到 5 年的时间,而 5G 标准的完成到真正商用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,” 从时间上看,我们任务艰巨,需要大家一起携手克服困难,很好地完成网络实施任务。”

对于中国移动而言,挑战更大。按工信部的安排,中国电信获得 3400MHz-3500MHz 共 100MHz 带宽的 5G 试验频率资源;中国移动获得 2515MHz-2675MHz、4800MHz-4900MHz 频段的 5G 试验频率资源;中国联通获得 3500MHz-3600MHz 共 100MHz 带宽的 5G 试验频率资源。

从产业链成熟度而言,” 无论是 2.6GHz 还是 4.9GHz,跟 3.5GHz 相比是非主流频段,需要我们在全球去推动,将其从非主流变成主流。”

除了产业成熟度,中国移动还要解决 4G 与 5G 网络建设的矛盾。中国移动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称,” 当前流量激增,2.6GHz 频段作为 4G 容量的主力频段,如何处理好 4G 与 5G 资源上的矛盾,解决好二者之间的协同,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新课题。”

投资效益也是摆在运营商面前的重要挑战。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前海母基金首席执行合伙人靳海涛指出,5G 投资需要大规模投资,未来 5G 基站量将是 4G 基站量的 2 倍,5G 网络建设对运营商的投资要求至少是 4G 的 1.5 倍。

但是如此巨大的投资如何获得回报,又能带来多大效益?通信行业仍然在摸索。” 当前我们新的商务模式还没有真正的形成,怎么样能够让 5G 更加健康可持续发展,是我们面临的第二个挑战。” 王晓云称。

5G 的发展实现了从移动互联网扩展到物联网的阶段。王晓云指出,在行业融通方面,5G 要赋能各行各业。但在这一探索过程中有很多难点,” 垂直行业和 2C 市场完全不一样,我们怎样去洞察行业需求?同时,我们的解决方案也需要完全定制化,用户认同也需要一定的周期,尤其是我们需要跟行业本身共同投入、联合创新。这和 4G 以及过去的 3G 完全不一样。”

第四方面的挑战是范式变革。他称,目前通信行业技术体系在变革,而技术的变革也要求价值体系和管理体系做出相应变革去适配,” 无论是整个行业端到端,我们公司内部,还是合作伙伴的公司内部,管理体系、价值体系可能都需要发生变革,不发生变革就难以应对 5G 的发展。”

中信建投指出,2019 年虽然 5G 将正式开建,但由于中国三大运营商的 5G 规模试验和业务示范工作目前尚未完成,需要一直持续到 2019 年,因此很多技术方案目前尚未最终确定,这也限制了 2019 年中国运营商的 5G 建设规模。而且,2019 年的目标是 5G 试商用,实际上 ” 时间紧任务重 “。

不过,不管是电信运营商、设备商还是芯片公司、终端公司,与此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相比,5G 时期产业链更加强调合作共赢,共同构建生态。同时,通信行业也在更多寻求与各垂直行业融合协作,共同探索 5G 的产业价值。